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劳动保护

一大学毕业生为求就业借了培训机构指定的贷款,结果,就业无望却欠下了债务——

【焦点关注】监管真空,“培训贷”坑你没商量

2018-10-09 07:44:58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1年半了,我觉得钱是要不回来了。去公安局报案不受理,去消协、工商、教育、劳动监察等部门投诉无结果,甚至打官司也因难以证明欺诈而败诉。”程昱失望地说。

  1年前,程昱从沈阳工业大学毕业。毕业前,他听信沈阳某先进制造学校的介绍,在某借贷机构上办理了1.98万元贷款。然而,该校“培训后就入职”的允诺并未兑现,还让他欠下了2.46万元的债,现在每月要还1025元,还剩5期。他现在只想尽快还完,找到新工作。

  近两年,媒体频繁曝出大学生求职反被要求借“培训贷”而欠下债务的事情。《工人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21位借了“培训贷”的大学生,追踪其维权状况,听他们讲述各自维权难的遭遇……

  维权困境:投诉至14处 追不回2.46万元

  9月23日19时,程昱将装着21份编号材料的档案袋放在桌上对记者说:“你拿回去慢慢看,这些材料以后也用不上了。”685天,程昱天天盼着钱能要回来,但至今无果,而这些钱是母亲做月嫂赚的辛苦钱。

  2017年2月,即将毕业、投了上百份简历仍没找到工作的程昱,被网页中的一则培训广告吸引:“先培训再就业,入职妥妥的!”沈阳某先进制造学校承诺培训3个月机器人应用技术课程,合格后即可入职沈阳某自动化设备公司,月薪5000元,但得办1.98万元的“助学贷款”,交3075元的中介费。程昱想,不到两万元就能找到工作还是划算的,于是就签了《贷款服务协议书》。

  然而,4个月后,程昱不仅没等来入职通知,还接到银行电话,提醒他贷款的还款日期到了。这让他慌了,立即去派出所报案。由于只有课时表和短信记录,证据不足,警方未予立案,也未介入调查。

  与程昱有相同遭遇的学生共13人。有人找到了沈阳市消费者协会投诉,但消协表示只接受对服务质量及价格等方面投诉,即程昱等人要能出示机构虚假承诺的书面凭证才能维权,否则爱莫能助。

  去年8月至今,程昱等同学辗转各部门投诉。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称培训机构办理了办学许可证、收费许可证及工商登记,符合规定;教育部门表示,培训机构在教育局有备案,师资来源、招生资质、经营范围等承诺的内容与实际相符,没有查处依据;劳动监察部门则认为此事属经济纠纷,不归其处理……程昱等人前前后后一共到过14家部门或单位投诉,均无果。

  今年8月,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寄来的一纸败诉裁决书,让程昱等人彻底跌入谷底。法院认为,无法证明贷款服务协议违背学生真实意愿,存在欺诈、胁迫、重大误解情形。法院只能根据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进行裁判,程昱参加了培训,贷款协议上也有他本人签字,是以个人名义贷款,因此无法撤销合同。

  记者加入有422人的“培训贷款维权交流群”,采访到21名与程昱有同样遭遇的同学,仅有3人拿回了部分学费,其余19人均维权无果,涉及金额共47.5万余元。

  把柄难抓:“真培训,假就业;真借贷,假推荐”

  “受害者、有关行政部门甚至法律都难抓到‘培训贷’的把柄,这可让大学生们咋维权?”辽宁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说。

  “真培训,假就业;真借贷,假推荐。”2014年至今,沈阳大全律师事务所律师邢燕接触该类案件10余起,“培训机构的资质是真的,甚至请教授、专家上课,课时安排充足,还有结业考试,让人信以为真。同时,明确表示要签借贷协议作为学费,不把利息说成利息,而说是中介费,将24%以上的高利贷伪装成仅有5%~8%的常规贷。同时伪造简历到处投发,不管是何单位何岗位,有的受害者接到工作邀请后更是无话可说。哪有证据可以维权?”

  “培训贷”涉及金融监管、公安、工商、教育和高校等多个部门。然而在实际监管中,在“培训贷”涉及的培训资质、虚假消费、物价许可等方面,这些部门只负责其中一个环节。只要学生自愿签了借贷协议,接受了完整的培训,就很难维权。

  与培训机构相比,贷款平台的把柄更难抓。受害者向记者提供的贷款服务协议中大多明确,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是否安排就业、机构推荐的就业薪酬是否满足本人要求均与贷款无关,均需履行还款义务。

  某贷款平台工作人员陈杰透露,平台和贷款公司早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平台降低信贷标准,不对贷款人是否有还款能力进行严格风控。培训机构卖力推荐“培训贷”。不管贷款过程如何,平台只对以个人名义贷款的大学生追债。

  沈阳市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就此执法缺乏法律依据,“还没有明确规定培训机构禁止‘培训贷’,其中何种行为属于欺诈,对不同情况有何处罚,能给大学生贷多少、利息多高都没规定,这给执法增加了难度。”

  专家支招:严格监管贷款平台

  2017年6月《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出台后,“校园贷”得到了有效遏制。针对变种的“培训贷”,相关专家从解除培训机构与贷款平台利益捆绑、制定大学生贷款规范、强化正规助学贷款主体等方面为治理“培训贷”出谋划策。

  “应明确培训机构帮大学生办高利息贷款违法。”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认为,任何培训机构都不应以推荐就业为由,帮大学生办高利息贷款。如果存在培训机构虚假承诺就业骗贷,贷款平台应向培训机构追回款项,而非大学生。同时,相关部门应该吊销该类培训机构的营业执照。

  陈杰认为,严格监管贷款平台才是关键。“大学生没有收入,年利率高于24%的贷款本就不受法律支持。”

  “合法的贷款渠道多了,大学生自然就不会进入骗局了。”1999年启动的助学贷款,为资助困难家庭学生上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近年来,国家大力支持大学生就业创业。王磊建议,国家可以设立大学生助业贷款,帮助家庭困难的大学生度过入职初期、创业初期,成就更好未来。(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旭)

编辑:白胜利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