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加速剥离“办社会” 老国企轻装上阵再出发
http://www.workercn.cn2018-02-12来源: 经济参考报
分享到:更多

  食堂、澡堂、医院、幼儿园、中小学……曾几何时,众多国企从诞生起,便接管了员工生活的方方面面,俨然构成一个个自给自足的小社会。一些地方甚至是先有企业,后有城市。

  这种独特的企业“办社会”现象,曾经是国企弥补政府和社会公共服务缺失的必然选择,也是国有企业职工和家属的共同记忆。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多,“办社会”成了一批老国企的沉重负担。

  在中央政策的部署和支持下,国内多地加快了解决国企遗留问题的步伐。从全面分离“三供一业”,到启动移交市政、社区、消防等公共管理职能;从深化改革国企兴办的教育、医疗机构,到探索离退休职工的社会化管理……随着这些国企发展的“拦路虎”和改革的“硬骨头”被逐个去除,曾经“穿着棉袄游泳”的老国企有望不再负重前行,轻装上阵,为重塑竞争力打开空间。

  时移世易“办社会”成企业不能承受之重

  河南省义马市,如今人口近20万。但早些年这里并非城市,而是普通的乡村。直到上世纪70年代,当地发现了煤矿,才建起了义马矿区,短时间内集聚了大量人口。

  义煤集团宣传部长韩云龙介绍,当时,这个新兴的矿区内,社会服务供给严重短缺,职工面临生活困难。“为了维护企业的正常运转,企业便把职工的生活管了起来,逐渐建起了幼儿园、学校、储蓄所、派出所等等。”

  作为企业管理的一种手段和联系职工的情感渠道,“办社会”增加了企业的凝聚力,曾经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几十年间,城镇化浪潮在中国大地席卷开来。大量的农村人口走进城市,城市的社会服务能力也不断提升。但与此同时,一些国企经营形势每况愈下,“办社会”逐渐成为企业无力承受的负担,甚至压垮企业。河南省国资委测算,省属企业因为“办社会”,每年要支出10亿元以上。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董事长马富国表示,除了增加经济负担外,国企“办社会”也导致资源浪费,有损于公平正义,带来诸多负面效果。一些小区,大多数房子里住着的早已不是企业职工,企业却还需对水、电等提供补贴;一些企业办的医院、学校,明明颇具市场竞争力,却受制于僵化管理,服务能力低下……

  “我们主办的供水、供电、供暖、物业等服务,涉及辽宁、四川、重庆、云南、广西5省12个地区的35家单位,服务居民近百万户,此外还承担离退休职工管理职责,加上少量教育、医疗单位没有剥离,集团每年补贴支出超5亿元。”鞍钢集团管理创新部干部董雁鸣也深有同感,“这让企业如同穿着大棉袄在市场的大海中游泳,怎么游得过别人?”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国有企业在“改革攻坚、三年脱困”中,曾将公检法、中小学、普通医院等社会职能分离移交给地方。但在一些老国企中,职教和幼教机构、“三供一业”等仍未移交,有的还因处置生产事故等需要,保留了大型综合性医疗机构。

  吉林辽源矿业集团一位财务人士表示,经济效益好的时候,集团提供资金补贴,维持这些办社会职能正常运行尚不成问题,前几年大宗商品价格全线回落,重化工业步履维艰,这些负担便压得企业喘不过气来。

  在辽宁本溪,拥有百年冶炼史的本钢集团不仅承担对2万多户居民的供水、供电、供暖等服务,而且还有多处职教和医疗机构服务百姓就学、就医。“本钢每年为这些职能补贴资金超过1亿元。”本钢集团运营改善部人士透露。更为严重的是,钢铁企业负责供水、供电等不够专业,一旦发生生产事故或公共卫生事件,其责任是企业难以承担,也承担不起的。

  两年前,总部位于沈阳市的一家装备制造业国企打算引入外部资本,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但沉重的历史包袱让混改推进异常艰难。由于背负了十几家一无有效资产、二无生产经营活动、三无偿债能力,只留下人员和债务包袱的空壳集体企业,外部资产不愿进入,反复要求其剥离后再搞改革。公司一位高管无奈地表示,这就像“带着儿女改嫁”,“谁碰到都是会犹豫再三、仔细斟酌的。”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