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班组之星-正文
刷新单班掘进世界纪录,降低呼吸性粉尘浓度
扎根沙漠的煤矿“沙棘”
李玉波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在陕蒙交界的毛乌素沙漠,一种并不起眼的绿色灌木常常映入眼帘,它们顽强地钻透黄色地表,逐渐把沙地浸染成绿色。它们耐旱、抗风沙、易生长,充满生机。它们便是沙棘。薛占军,作为一名神华神东煤炭集团大柳塔煤矿工人,就像沙棘一样,扎根在沙漠深处、奉献在沙漠深处。

  薛占军是神东煤炭集团大柳塔煤矿连采三队的队长。27年的时间,薛占军从一名普通采煤工成长为全国劳模。

  “遇到事情得冲在前头”

  1988年大柳塔煤矿刚刚开建,生产环境恶劣,井下劳动强度大,仅试用期内,与薛占军一同的200多人中就有近半数因无法适应而离开。薛占军说:“也打过退堂鼓,尤其是刚工作了一周,就经历了同岗带班师傅在打锚杆时被‘锅底石’打断了脊椎的事情。”薛占军眉头紧皱继续说道:“我母亲常说‘遇到事情得冲在前头’,让我有了一种责任感,最终我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27年。

  2009年7月,薛占军升任大柳塔煤矿连采三队队长。一任职,考验便接踵而至。薛占军说,“当时感觉还真是‘福无双至’,还没来得及庆祝呢,就先开始头疼了。”

  最先让薛占军感到头疼的就是,连采三队遇到了大柳塔煤矿建矿以来最薄的薄基岩,“只有2.6米,上面全是沙”。薛占军回忆道,“一个不小心就容易造成顶板破碎,后果不堪设想啊。”薛占军摇摇头,当年的重压溢于言表。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薛占军跟这处薄基岩“杠上了”。每天只睡4个多小时,而井下一待最少也得12个小时。白天紧盯现场,夜里制定措施。薛占军说:“我这人也轴,不轻易服输。”正是这股不服输不言弃的轴劲儿,助薛占军不仅攻克了这一难关,还创造了大柳塔煤矿连采单月进尺1860米的最佳纪录。

  改进世界首套快掘系统

  紧接着,更为严峻的考验来了——世界首套快速掘进系统要在连采三队进行工业性试验。

  薛占军从事连采工作近20年,深知传统连采工艺的弊端——支护跟不上掘进,造成生产效率低下。而且工作面移动设备多,设备来回挤人的事故时有发生。有了这套快掘系统,就能够实现掘、支、运平行作业。但是,正如薛占军所说,“这可是世界首套啊!可以借鉴的经验也没有。”

  接下来的日子里,薛占军面对的困难是一个接一个。首先是系统后配套的八臂锚杆机由于体积过大无法入井,必须在井口完成拆解,可40多吨重的庞然大物拆起来并不容易。“全队上下忙了6个多小时,才把这个‘大家伙’运送到井下。”

  薛占军用“大家伙”形容八臂锚杆机。在系统试生产过程中,问题更是接踵而至,由于系统是第一次进行井下工业性试验,各设备存在的设计缺陷逐渐暴露出来。为此他积极同厂家单位交流沟通,并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对系统不断地改进完善。迈步钢性架重量大,拉架困难,他设计增加了泵站系统,提升拉架效率;八臂锚杆机使用的铁丝网搬运困难,他就在锚杆机上设计了储存点,降低工人的劳动强度。

  随着快掘系统日趋完善,进尺纪录被不断刷新。2015年2月,单班掘进88.7米,圆班掘进158米,刷新了煤矿掘进的世界纪录。这一纪录的诞生,标志着中国煤矿的掘进水平超越欧美发达国家,领跑世界。

  “常压短抽”降低呼尘浓度

  2014年4月,薛占军随集团领导前往澳大利亚的煤矿考察。在考察时他惊讶地发现,井下工人的防护设备居然没有口罩!当地矿工告诉他,由于作业中粉尘产生极少,根本就不需要佩戴口罩。这令饱受粉尘困扰多年的薛占军深受刺激,他下决心要解决井下生产粉尘控制难题。

  “我这人有个特点:想干一件事,就一定要干成。”薛占军说。回国以后,他就和全队上下一起潜心钻研国内外已有的各类降尘方法,最终确定了用“长压短抽”的通风方式降尘。通过这种方式,掘进工作面的呼尘(呼吸性粉尘)浓度已经从原来的28.8mg/m3降为1.6mg/m3,远低于国家规定水平,长期困扰掘进作业员工的粉尘问题基本得以解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