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观察思考-正文
北京网约车新规落地 喧闹渐去的滴滴村路向何方?
http://www.workercn.cn2017-04-06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更多

  外乡人

  北京海淀后厂村,是一度喧闹的“滴滴村”,她在寂寞中迎来了今年的清明节。在后厂村,聚集并居住的外地滴滴司机一度有近千人,很多是重庆彭水人。“滴滴村”这个绰号,从目前的趋势看,不可能撑过下个清明,也许就此将被北京彻底遗忘。

  驱车1800公里

  来京跑“滴滴”

  “根据北京交通主管部门要求,明日起,我们将逐步停止对北京三环内非京牌网约车派单。”3月20日当天,庹云川的滴滴打车软件司机端收到一条通知。从4月1日起,非京牌网约车派单已经被彻底终结。

  庹云川平静地接受了这条消息,3月20日晚上,他照例灌了一大壶茶水,放进自己渝H牌照的长城轿车,出门跑最后一趟车。“政策早下来了,干不了是迟早的事。”他说。

  庹云川两口子的出租屋不足8平方米,昏暗清冷,用报纸糊着窗户。窗户外的小巷人来人往,吵吵嚷嚷。不远处,中关村软件园气派的高楼就矗立在眼前。

  “这破房子一个月要500块,在我们老家县城,能租个豪宅。”庹云川来自重庆彭水,家里有一栋3层共420平方米的房子,三个孩子。但这些并没有把他留下。

  去年5月,朋友劝庹云川来北京赚钱。那时候,后厂村也正掀起了买车跑滴滴的高潮,村里一时间出现了许多新车,晚上跑车回来很难找到一个停车位。庹云川花了12万买车,6万现金,6万贷款。

  彭水到北京1800公里,开车需要15个小时。庹云川还能回忆起当初来北京的兴奋感,“和朋友两个人倒着开车,除了上厕所几乎没停车休息,就这么来了北京。”

  初来乍到,庹云川也有不适应。“北京太大了,我去哪儿都不认识路,都靠导航。”他说有两次,因为定位出错被乘客给了差评,为此他特意去买了个手机。那是个大屏幕的白色“步步高”,比先前用的那个手机贵了很多。

  庹云川把滴滴当成一份正式职业。他每天早晨7点出发,晚上8点多回家。23元、18元、35元……看着手机里收到的一条条支付消息,庹云川觉得日子过得充实。专门赶早晚高峰接单倍数较多,他一个月下来差不多能赚一万多块。

  客户端最终显示

  2685个单子

  好日子总是短暂的,很快,接单奖励骤降,为了接更多的单子,他过上了黑白颠倒的生活。“每天晚上吃完饭出去跑滴滴,接一宿单子,第二天早上回来睡觉。”

  除了和乘客说话,他和别人交流变得少了。长期黑白颠倒的生活让他显得很没精神,但晚上不堵车、没有运管查,反倒让他觉得比白天接单更畅快,“来北京打拼,熬夜算什么,只要能赚钱,我就啥都能适应。”

  他天天出去接单,上不了环路走辅路,限号进不了五环就跑郊区。大半年下来,庹云川一共接了2685个单子,也永远停在这个数字。3月20日,他收到滴滴平台的消息:“尊敬的车主您好,应北京市交通主管部门要求,请您尽快更换合格车辆,非京牌车辆自2017年3月31日起若出现行政执法行为,平台将无法协调处理。”

  他把自己账户里的950元全部提现,决定不再出去接单。“被运管查了要一万多,不值当冒这风险。”

  对于失业,庹云川表现得很平静。他以前在工厂的流水线干活,也曾在工地上卖力气。他在58同城制作了一封简历,投给了不少招司机的雇主,但十来天过去了,他还没收到回复。庹云川又打听了打听,觉得送餐虽然累点儿,赚得应该也不会太差。他说打算办个健康证,去外卖平台送餐试试看。

  记者问他有没有考虑过回老家做滴滴司机,他反问:“把我们县城绕一圈儿才8块钱,你说怎么赚钱?怎么供我小孩上学?”

  不干网约车

  重回“搬家村”

  十几年前,许多彭水人前赴后继来京后聚集在后厂村,他们大多从事搬家行业,不少人凭此发家致富。近年来,由于搬家公司并不景气,村里的很多人瞅准滴滴,涌入其中当起了专职的滴滴司机。

  在滴滴村,庹云川有很多重庆彭水老乡,邻居庹小军就是其中一位。庹小军来京10年,说话像个北方人。“去年,我们这两排三四十户就有那么六七家转行干起了滴滴司机。”“当时都说滴滴不合法运管会查,我也不敢干,总觉得违法的事还是不靠谱。”直到2016年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交通运输部等部委印发《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两份文件肯定了网约车的合法性。国字头的文件给庹小军吃了一颗定心丸,也让他终于下定决心卖了货车、买了辆东风风行。从此他告别从事多年的物流搬家行业,开始做专职的滴滴司机。在庹小军看来,干滴滴司机和物流搬家异曲同工,都是花力气也讲服务的活儿。

  今年过年回来,庹小军发现之前一涌而来做滴滴司机的人不少都没有回北京,一打听,他们要么转投其他城市其他行业工作,要么就留在老家坚守阵地没再出来。

  赶在网约车新政落地之前,庹小军没日没夜地干了一阵,直到司机端不能接单。庹小军折回头来算了一笔账,发现自己这一出折腾亏了不少。寻思了一阵子,他还是没舍得卖车。前日,再次电话询问他的进展。痛定思痛,他说已经再次白手起家干回老本行,给有车的老乡打工搬家。

  生意之余

  棋牌室永远红火

  不少村里的滴滴司机,闲下来了都爱到张兵的棋牌室休闲。不论是过去的“搬家村”还是现在的“滴滴村”,只要后厂村红火,张兵这生意就红火。

  张兵总是笑呵呵的,和那些来棋牌室的人们一起调侃、逗乐。他做搬家生意,生意之余,他经营着这间棋牌室并不忙。

  棋牌室不远的空地上,停着许多辆渝H牌照的小轿车。张兵指着这些车说,去年整个村子做滴滴司机的足有好几百人,走在村里如果碰到十个人,其中肯定有一个人是滴滴司机。“轿车不管新旧,白天就没有停着的,全都在外边跑滴滴呢。你看现在,全歇着了。”

  去年,刚买新车自用的张兵,也赶潮流下载了滴滴司机端注册、接单,掺和了把热乎劲儿。“开一天车一点儿也不轻松,关键还赚不到几个钱。”相比起开滴滴来,坐在棋牌室里收钱要轻松多了,没事儿就和老乡们开开玩笑聊聊天。来打牌的都是老熟人,张兵买了瓶酒对着瓶儿干喝,旁边几个人就都凑过来,每人拿起酒瓶喝一口,丝毫不见外。

  别的老乡可能无所谓,但张兵更担心的是后厂村的拆迁,如今,后厂村周围在大搞建设,一座座高楼让他们居住的脏乱棚户区看起来更加不和谐。“在这儿住这么多年了,周围都是老乡,跟老家差不多。万一这儿拆了还真是不知道要去哪儿呢。”他又喝了口酒,咂巴咂巴嘴。他没说出口的另一个原因是,不知北京哪儿能停得下他那四辆挣饭吃的大货车。

  问张兵想没想过回彭水呢,他说希望再多赚点钱,等孩子长大了就回家,“我们不会留下的,落叶总还是要归根的嘛。”

  原住民

  对于纷至沓来的外乡人,后厂村的原著居民情绪很复杂。一方面房租带来了不菲的额外收入,但另一方面,他们挤压了生活空间,环境的脏乱差也是有目共睹。 西北旺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对后厂村的“老大难”问题也很头疼。不过不久后,“滴滴村”也许就会改头换面。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