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班组风采-正文
【勤恳·用劳动给大山披绿】巡山路上有苦也有乐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王冬梅 文/摄
http://www.workercn.cn2018-04-30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护林员韦宝权巡山中抖落身上的毛丹,上面趴着一只山蚂蟥。平时山蚂蟥只有牙签般细,吸完血后,有手指那么粗。

  100多米的山路,记者踉踉跄跄,大汗淋漓,运动鞋和裤脚都被树枝刮破了,袜子上趴着一只山蚂蟥。同行的护林员如履平地,用随身携带的砍刀砍死了从衣服上拿下来的数只山蚂蟥。

  4月18日下午,记者随海南省黎母山林场的几位护林员巡山。头发有些花白、略显黑瘦的51岁护林员韦宝权飞快地从记者的鞋上捏下山蚂蟥,扔到地上。他心有余悸地说:“你真幸运,山蚂蟥没钻进去,否则你被它吸血后,伤口会流血不止、痛痒,严重时可能危及生命。所以,我们护林员看见山蚂蟥就要斩草除根,否则它还会害人。”

  黎母山林场副场长吴军补充说:“海南的这种山蚂蟥,有的伸着脖子在地上跳来跳去,有的吊在树上,一旦有人路过,它就会迅速钻进人的衣服或者鞋里吸血。平时山蚂蟥只有牙签般细,吸完血后,有手指那么粗。每个护林员都被山蚂蟥吸过血,数不清次数。”

  昔日伐木工,如今护林员

  1998年,国家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在海南正式启动,海南省4个林区、7个森工林场,共计面积688.5万亩,被纳入全国重点国有林区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范围。记者此行采访了众多的护林员,20年前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伐木工。

  事实上,很多护林员都有一段辛酸往事。47岁的“林二代”黄开忠回忆起从伐木工到护林员的转变过程,禁不住眼圈发红。“伐木工的劳动强度很大,每天早晨7点,我都自带午饭,拿着斧锯等伐木工具进山,一待就是一天。等下山的时候,双臂和双腿都累得发软了。”

  1994年,国家禁止采伐,封山育林。黄开忠失业了,只能靠上山砍些红藤拉到9公里外的小镇上卖,入不敷出。

  2000年,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第一期启动,黎母山林场开始召集当年的采伐队工人回场当护林员。黄开忠充满希望地回来了,负责最难管的林班。

  去年,黄开忠当上了牙日管护站副站长。牙日管护站山林分散,交通不便。每逢雨季台风肆虐,山路经常塌方。站里断水断电,他就骑摩托车或者步行到集市上给护林员买菜送吃的。

  今年50岁的陈海华坦率地告诉记者:“从伐木工变为护林员之初,角色的180度转变令很多人对管护职责非常不适应,监守自盗、顺手牵羊现象时有发生。”

  有一次,陈海华发现有一个护林员缴获村民放铁夹夹获的1只山鼠,却准备带回自己家中。他立即制止并报告领导,后来,该护林员被解聘。此后,再无此类现象发生。

  黎母山林场场长方燕山告诉记者,现在的护林员都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当护林员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抽烟。他伸出自己的手指让记者看:“怎么判断谁抽烟?看手指就知道,抽烟的人手上都有烟渍。”

  苦累不怕,最怕偷盗

  护林员的主要工作是在辖区内开展巡逻管护,发现和制止毁林、违章用火、非法占用林地、盗猎及偷砍各类林木行为,掌握管护区的林情、山情和社情。

  在海南的黎母山林场和毛瑞林场,每个护林员都要负责4000多亩山林的巡护工作,每个月工作22天。每次出发前,护林员的裤脚都会涂上肥皂水、硫黄等,防止毒蛇和山蚂蟥等侵害。

  4月18日和19日,记者在佛母岭管理分站、鹦哥傲管理分站等地,看见多名护林员背着水壶、拿着砍刀正在巡山。他们有的骑着摩托车巡护上百里的山林,有的徒步巡查十几公里的林区。

  黄开忠说:“有些管护的区域离林场太远,得在深山扎营几天进行巡护。背上山的干粮根本不够吃,就找一些野菜充饥,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

  不过,护林员普遍反映,苦累不怕,最怕最难的是偷盗分子的不法行为和过去一些村民的不理解。

  当了19年护林员的陈华森现在谈起几年前的一件事还心有余悸。那次,他参加清山专项行动,发现一个不法分子扛着捕获的猎物偷偷摸摸下山,便拼命追赶。因猎物较重,不法分子没跑多久便跑不动了。怕被抓住,他把猎物一扔,接着往山下跑。陈华森跑到猎物前一看,被捕获的是黄猄,还是活的,赶紧叫队友救助黄猄,自己继续追捕不法分子。由于山路崎岖不平,陈华森不慎脚底打滑,身体重重地摔了下去,当场昏迷,不法分子乘机逃离。黄猄经过队友的包扎和简单处理后很快恢复了体力,一蹦一跳地跑向了森林深处。而昏迷的陈华森接近傍晚时分才被找到,当时已处于严重缺水状态,队友赶紧将他护送至护林站点救治。陈华森不停地叫着“水,水,水”,无奈当时护林站点饮用水告急,队友急忙跑到10公里外的村庄取水。经过队友的悉心照顾,陈华森才逐渐恢复了意识。

  山绿泉涌,动物多了

  “当了19年的护林员,最开心的是看见山泉水源源不断,喝水不用愁了。”

  “我的工作别人未必了解,但我知道,这片林子里动物多了,植被茂盛了。这和我们护林员尽职尽责的工作是分不开的。”

  “以前村民看到我们都骂我们,现在他们常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坐坐。他们种的林下作物大丰收,与我们的工作密切相关。”

  提起工作中的乐趣,几个护林员都有切身体会。

  陈达贵在琼中县黎母山镇握岱村当村支书19年了,他感触颇深地说:“我们这儿很多年未发生火灾了,都是护林员的功劳。以前有些村民有抵触情绪,但现在都很支持护林员的工作,不再乱砍滥伐、烧山打猎。因为村民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喝的水直接从黎母山林场接过来,喝得放心、卫生。林场对村里修路也给了很大支持。”

  调查统计显示,海南天保工程区内的林地面积从2000年的591.16万亩增加到2018年的683.79万亩,森林覆盖率从2000年的87.38%增加到2018年的98.16%,森林蓄积量从2000年的4458万立方米增加到2018年的7090万立方米。天保工程区内野生动植物明显增加,一些几乎灭绝的物种逐步繁衍,种群数量日益增多,林区内飞禽走兽随处可见,特别是一些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物种得到了有效的保护、恢复和发展。

  黎母山林场场长方燕山介绍说,截至2018年3月,在岗在册职工年均工资51589元,与1998年相比,涨幅26倍。

  国家林草局天保办调研员刘跃辉说,目前,一线护林员的工作还是很艰苦的,但是他们的待遇比过去提高了。“在有些贫困地区,家里如果有一个护林员就可以脱贫。很多地方,护林员的工资收入接近当地事业单位的工资水平。”

  然而,林场地处偏僻地区,一线护林员的子女教育等问题很棘手。很多护林员并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从事这一行。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