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班组风采-正文
从“油包”到“靓装”(图)
http://www.workercn.cn2018-04-09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有32年工龄的老火车司机亲历从“不想穿”到“可以穿”、再到“喜欢穿”工装的变化

从“油包”到“靓装”

  上世纪80年代,火车司机开的是蒸汽机车,得添煤加油,上完一个班,工作服就成了粘满煤灰和机油的“油包”。资料图片

  我是一名有着32年工龄的老火车司机,亲历了从“不想穿”到“可以穿”、再到“喜欢穿”工装的变化。

  1985年,我经过考试进入大同机务段,从给火车头添煤的小司炉干起。单位发给我们的工装是用厚厚的天蓝色劳动布做成的,特点是结实耐用,但只有大、中、小三种型号,穿着不是大就是小,不是长就是短。司机们领工作服时一般都领大号的,干起活来不那么局促,但也不够利索。

  那时,正逢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国家经济快速发展,需要大量的煤炭发电。而我们段担当着原大同矿务局十几个矿的煤运任务,相当辛苦。

  一个班12小时就要添进炉膛20多吨煤,用去润滑油50多公斤。交班还得把整个机车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擦干净,经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所以我的工作服上完一个班就成了粘满煤灰和机油的“油包”了。

  由于上下班得乘公交,一身黑“油包”惹得众人嫌弃,姑娘们那种瞧不起的眼神更是让我难受。

  “油包”也影响到我找对象,媒人介绍的好几个姑娘都因为那身“油包”而拒绝了我。那时流传着两句话:“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原来是火车司机!”“有女不嫁跑车郎,油包难洗守空房!”

  把这样的“油包”穿回家,自然讨人嫌。为了维护火车司机的“高大”形象,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油包”洗了。“油包”很难洗,又费水又费劲,得用刷子使劲刷,一身“油包”得洗一个小时。但第二天出乘时穿上洗得发白的工作服,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师傅也夸我爱干净。

  这样的“油包”穿不了多长时间,肘部、膝盖处就会磨出个窟窿,所以老母亲就得给补上一块。到第二年发新工作服时,旧的已经破得没法穿了。

  1995年,蒸汽机车退出铁路,我们大同机务段口泉沟迎来了内燃机车。内燃机车干净,我们的工装也就干净了。

  2003年,大秦线由于运煤任务的需要,开行万吨重载列车,使用上了世界最先进的重载大力神机车——和谐1型、和谐2型机车,实行了地乘分离改革。司机不用再干辅助工作,上车只管驾驶好列车。

  司机室窗明几净,司机们穿上了高档面料制成的夹克式工装,再也不会油乎乎黑乎乎的了。而且,工装是为每个司机量身定制的,十分得体,再戴上帽子,整个人显得格外精神。穿着这样的工装再走上公交车,不仅不会惹人嫌,还时常会招来不少羡慕的目光。

  2万吨重载列车司机成了广为人知的香饽饽,不仅素质高,而且收入高,我的徒弟们都被姑娘们“抢光”了。

  由于身体原因,前几年我就不再担当火车司机了,从事辅助工作。今年,火车司机们的工装又添了夏装,突破以往蓝色主色调,改为白色长袖衬衣加系领带,体现机务航空式管理的崭新精神风貌。看着徒弟穿上“靓装”的帅气样儿,我想火车司机真是走进了新时代。(冯原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