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焦点透视-正文
南宁鸿基:谁念歪了国企改制的“经”?(图)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5来源: 经济参考报
分享到:更多

  在南宁鸿基伊岭生产厂区大门口,何栋指着“华润装配式建筑生产基地”的牌子介绍说,“4·19”股东大会之后,南宁鸿基与华润合作,曾一度重现生机。但因为企业工商登记手续一直不能变更,陶伯强又拒绝交出公章,南宁鸿基的正常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本版摄影:李新民)

  “救救职工!救救企业!”这是一封来自南宁鸿基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南宁鸿基”)308名职工按着血红手印的实名举报信发出的呼喊。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赴南宁调查获悉,南宁鸿基的前身是1964年成立的国有企业——南宁水泥制品总厂,2000年按职工全员持股方式实施改制后,以董事长为首的大股东大肆侵占职工利益却无人监管,300余名职工小股东依法维权却难获支持。这家曾是广西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水泥制品企业,如今陷入党工组织瘫痪、职工生活艰难、企业濒临倒闭的困境。

  职工股东生活艰难

  党工组织陷入瘫痪

  5月的南宁,无忧花开得正艳,而生活在南宁市大学东路29号生活区里的南宁鸿基职工们却忧心忡忡。据了解,企业改制后,这些职工都是持有公司股份的股东。可如今他们的生活却过得异常艰难。

  “我们日子过得太苦了!”在生活区大门口,44岁的女工李小萍说,自己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女儿一起生活,母女二人住在小区一间22平方米的集体宿舍里,她每月工资仅1400元,扣除房租水电,连生活费都不够,社保、医保等根本没钱缴。记者注意到,这位单亲妈妈说话间眼睛里浸满泪水。

  53岁的汤志光一家三口住在35平方米的房改房里。夫妇二人工资加在一起才每月3000元左右,还要供养一个刚刚职高毕业尚未找到工作的女儿。汤志光撩起衣服,指着腰部的一块伤疤告诉记者,自己十多年前在企业干活时受了伤,现在这里面还有钢板,经常疼得厉害,却不敢去医院。“医保都断缴了,哪还能看得起病呀。”汤志光叹息说。

  像汤志光一样,秦家广、周孟卓等人都是南宁鸿基的老员工,他们的生活过得同样艰难。其中,秦家广一家四口挤在33平方米的房子里,他指着一张叠加床介绍说:“平时两个孩子睡上下铺,现在大儿子结婚了,家里住不下,只能出去租房。”从老秦家出来,楼梯一角的杂物间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记者看到一只老鼠正在寻找食物……

  职工生活如此艰难,企业工会知情吗?对此,南宁鸿基机关党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郑明友的回答令记者吃惊:“别说工会了,连党组织都瘫痪了。”

  在南宁鸿基伊岭生产厂区,原党办主任梁萍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说,改制前公司有党员138名,如今只有58名。从2012年开始,企业就没有发展过新党员,民主生活会基本没开过。2013年7月公司党委换届,党委书记、董事长陶伯强指定了9名候选人,其中5人已办理退休手续,这届党委被党员戏称为“退休党员俱乐部”。特别是在纪委委员选举中,候选人黄明森票数没有过半,但陶伯强依然宣布黄明森当选并上报南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多名党员就此向经开区党工委举报才得以纠正。

  以陶伯强为书记的新一届党委的做法,引发党员们的强烈不满,许多党员连党费都不交了。记者在南宁鸿基党办查寻发现,有7名党员自2015年1月起便不再交纳党费;包括企业党委书记、副书记、纪检书记在内的16名党员从2016年1月开始不再有交纳党费的记录。

  “企业工会的生活更不正常。”郑明友告诉记者,南宁鸿基工会最后一次换届时间是2011年10月15日,2015年10月任期届满至今没有改选。工会主席已两年多不在公司上班,新进职工申请入会无法进行,去年在职职工参保的广西职工医疗互助保障到期后也因无工会组织牵头办理手续而失效。

  郑明友说:“对于企业的现状,特别是党组织瘫痪的情况,我们曾多次向上反映。作为机关党支部书记,我曾将一份有近30名党员签字的材料递交给经开区党工委党群工作局,但至今没有结果。”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