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产业新闻-正文
王兴的“下半场”和美团的“帝国计划”
孙冰
http://www.workercn.cn2018-07-03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到:更多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继小米之后,港股市场将迎来又一只超级独角兽。6月25日,美团点评宣布已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据彭博社报道,美团计划以10%的股份募得60亿美元的融资,即美团的估值将在60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港股将迎来近10年来最大的互联网平台公司。

  TMD(头条、美团、滴滴) 被认为是互联网下半场的主角、未来的BAT(百度、阿里、腾讯),而美团成为其中率先IPO的一家。

  美团和小米创办于同一年,都是经过了8年的艰苦奋斗,才终于走向IPO。在中国互联网界,美团是一家很特殊的公司,王兴甚至豪言美团的模式在全球都没有。不少人开玩笑说,半壁互联网江山都是美团的敌人,而且在每个领域几乎都不是温和竞争,而是要靠血拼才能杀出一条路。

  王兴的底气与野心

  在500多页的招股书里,美团重点介绍了到店、外卖、酒旅和电影票4个居于市场领导地位的强势业务。此外,美团的业务还包括了到家、出行(打车、租车、共享单车)、新零售、金融……实际上,2017年12月,美团把业务划分为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体系,并成立战略与投资平台。

  这意味着美团的竞争对手名单也长得惊人:饿了么、滴滴、ofo、哈罗、口碑、58赶集、携程、盒马鲜生……

  “美团的业务模式确实比较特殊,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与之类似的上市公司,它是一家综合性生活服务电商平台,业务涵盖了人们吃喝玩乐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模式的特殊性使得美团点评高估值成为可能。“以此前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的金额来看,美团餐饮外卖的估值相比于饿了么,只高不低,再加上美团到店、酒旅、新业务的成长性,其数百亿美元总估值足以支撑。”

  “看不懂”,外界对于美团这样的评价并不少。任何一家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可美团似乎什么都想做。

  但王兴却并不认同,他认为美团的战略非常清晰,并多次强调美团点评对标的公司是亚马逊,未来要做的是“Amazon for Service”(亚马逊式服务)。在王兴看来,亚马逊和淘宝都是实物电商平台,而美团要做的是生活服务的电商平台。招股书透露,2017年,美团的年度交易用户数高达3.1亿,年度活跃商家440万,产生的交易金额3570亿元,确实已经是一个超级电商平台。

  “光餐饮这个事就可以干得跟淘宝一样大了。”王兴认为,美团有机会成为阿里、腾讯这样千亿量级的公司。“因为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

  剩者为王

  王兴1979年出生于福建龙岩,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他是一个家境优越的富二代。但同时,王兴也是一个标准的学霸。1997年,王兴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与年长两岁的姐姐同校。清华毕业之后,王兴拿到奖学金,前往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留学。

  2003年圣诞节,王兴放弃了在美国名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选择回国创业。彼时正在美国大热的SNS(社交网络)吸引了他关注,“多多友”“游子图”“校内网”“饭否”“海内网”等先后出炉。然而,王兴虽然连续创业,但几乎都以失败或“卖身”而告终。

  2010年,屡战屡败的王兴开始创业美团之路。彼时,团购、O2O是大热的概念,但行业鱼龙混杂,“千团大战”浮躁而惨烈,高峰时期团购网站多达5000多家。

  2011年,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自述:“之前我曾转发过别人的一条微博,这条微博让我很有感触。大意是:如果几年前的我是未被降服又无所适从的孙悟空,那今天的我已经成了没有七十二般变化只剩一念执着的唐僧。唐僧没本事,大家都这么看。面对八十一难,他哭过、哀求过,但从没说过一次:‘我们不取经了,大家散伙吧。’”

  这时,王兴已经回国创业8年,可还没有尝过成功的滋味。“美团网会是我最后一个创业项目。”他说。

  有人曾开玩笑说,一个创业者忍的辱、精的进、持的戒、布的施都会成为一个他的“积分”,这个积分决定了他未来的高度。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人年轻时的坎坷,才是他一生最大的福报。

  同业大战、补贴烧钱、兼并收购、圈地融资、巨头间周旋……说美团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并不夸张。但最终,王兴扫清了战场,并且逐渐将其打造为吃喝玩乐一站式服务平台。

  美团为何突然“跑步”IPO

  2016年,王兴抛出了著名的“互联网下半场”理论,彼时TMD也正被重彩描述成为BAT的未来挑战者和接班人,王兴的此番观点被解读为颠覆者的宣言。他认为,互联网上半场的疯狂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口红利,但现在互联网的用户红利正在消失,疯狂烧钱、不计回报、粗放扩张的日子一去不返。

  如果说上半场是比拼用户数,那么下半场则是搏杀ARPU值(每用户平均价值),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突破可以更高效地重构产业链。虽然互联网的用户数已经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翻倍增长,但是每个用户能够创造的价值远不止翻倍的空间。

  那么,如何挖掘出用户的更大价值?王兴认为有3个层面:一是真正的硬科技;二是互联网跟传统产业的全面深度融合;三是海外市场、全球扩张,即“上天入地全球化”。

  上市,无疑是美团在下半场打进的第一个进球。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团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共计452亿元,看起来并不缺钱。而当下似乎也并不是一个上市的好时机,全球资本市场动荡,港股低迷,一直喊着不着急上市的美团为何突然要“跑步”IPO?

  陈礼腾认为,港股同股不同权的改革当然是重要原因。但另一方面,美团涉及的业务范围广泛,虽然多个业务都在行业里排名领先,但多元的业务也让美团点评有很多竞争对手,这些对手要么是久经沙场,要么背后站着的巨头资金充足。面对多方的竞争,充足的资金支持就成为必不可少的条件。此外,截至目前,美团已进行了7轮融资,再从一级市场融资已经比较难。

  在传闻中,TMD中的另外一家,与美团业务边界不断产生交集的滴滴也计划下半年在香港上市,这些都让美团不得不加快脚步。

  “上天入地全球化。”这是王兴认为的互联网下半场三大方向,这能够帮助美团完成千亿市值的帝国梦想吗?王兴说,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