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劳动保护

近八成签劳动合同 半数觉得是“城市过客”

2019-02-26 14:10:2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心态

  近八成签劳动合同 半数觉得是“城市过客”

  尽管国家对快递配送行业的有序发展高度重视,近年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政策,但是调研显示,快递配送从业青年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

  近三成“快递小哥”被侵犯劳动权益

  调查中,“快递小哥”的劳动合同的总体签约率为78.7%。加盟制运营模式下,网点作为承包方要自负盈亏,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大多与“快递小哥”不签订劳动合同,便于随时解聘;外卖平台更是只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达成劳务派遣输出协议,进一步降低用工成本与风险。

  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新业态,“劳务”呈现出新模式。直营快递公司采用较为传统的招工用人模式,但更多的企业都是采用加盟制运营,美团等外卖平台更是让配送员在网络注册,与平台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劳动关系。快递配送从业青年难以依据现有的劳动法律法规来维护自身权益。

  “快递小哥”面临的现实难题是——社会保障程度不高。传统的直营快递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做得比较好,加盟制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减轻负担而不缴纳社会保险成为潜规则,与外卖平台合作的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一般也仅是购买意外险,其他险种基本缺失。具体到各个类型,物流快递中的从业者没有社会保障的21.1%;外卖快递47.8%;直营模式没有社会保障的9.3%;加盟模式35.2%。

  劳动权益保障情况如何?调查中,28.6%的“快递小哥”表示遇到过侵犯劳动权益问题。具体情形看,雇主拒绝缴纳社会保险(45.7%)、强制加班(38.2%)、工作安全保护未达国家标准(34.5%)列前三项,其他包括拖欠工资(22.7%)、工伤(14.1%)等。物流快递的主要问题是强制加班(51%),外卖快递主要是雇主不缴纳社会保险(63.6%),众包快递则在拖欠工资方面最高。

  对“快递小哥”以罚代管现象是常态

  调查显示,企业对快递员群体以罚代管现象普遍。82.9%的“快递小哥”表示所在企业有罚款制度。外卖快递最高(95.8%),物流快递和众包快递分别为75.4%和75%;平台模式有罚款制度的高达95.5%,加盟和直营分别为84.2%和68.7%。在调查前一个月内,47%的快递员表示被罚过款,被罚数额平均为413元。

  调查发现,“快递小哥“自我保护意识不强。他们遇到劳动权益受侵害情况时,65.7%表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即使采取行动,也主要是个人与本单位协商(14.7%)、直接辞职(12.8%),通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4.3%)、找工会(2.5%)、找法院(1.7%)、找媒体(1.3%)的比例都很低。

  由于行业流动性大,很多都是临时工,大部分“快递小哥”对社会保障并不了解,比如有的认为有工伤保险就不需要再参加医疗保险,有的认为自己在农村的“新农保”可以在发生交通意外时报销医疗费用,实际上意外医疗不在政策规定的报销范围之内。

  快递员平均每天要在路上奔波70至80公里。大多数企业都是按照派件量来发放工资,许多快递员急于送件,尤其是外卖行业更是以限时送达为卖点,为了将时间压缩,超过60%的快递员违反过交通法规,逆行、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等违章情况屡见不鲜。加之长时间重复工作容易出现疲劳,存在相当程度的安全和健康隐患。

  外卖行业的监管部门尚未明确

  目前,快递行业明确由邮政管理部门监管,能够及时处理突发事件和投诉,但也存在监管对象多、联合执法难协调的困难。外卖行业的监管部门目前还没有明确,产品生产企业、外卖平台、配送员雇佣公司可能分属不同部门甚至不同地域,事实上处于监管缺位的状态。

  快递员的运送工具主要是电动三轮车、摩托车、燃油助力车,这在城市交通管理中,通行和停靠都经常受到限制。他们普遍的反映是,在主城区、重点街道、重点商圈临时停靠难,进小区、机关、高校难,有的物业额外收取进场费,快递员不得不在周边“摆地摊”投递。

  “快递小哥”常常遇到问题——企业内部管理不规范。很多快递企业为了抢占市场,采用加盟方式,总部对加盟店和网点基本放任不管,只看重层层提成。加盟商自负盈亏,交给总部的面单费、派送费、中转费等费用已经不低,无心关注长期规划,更不会去关注员工的发展和利益。就业单位与快递员之间的关系被压缩为接单与送单,一些快递员认为,除了经济收入,与企业之间没什么其他关系。

  职业自由,但近半数者仍觉得低人一等

  访谈中,很多人强调一点,快递职业相对自由,没有太多约束,“这活儿是苦点儿累点儿,但是它自由”。

  社会对“快递小哥”的总体评价不高。公众对快递员的负面情绪较为强烈,投诉过的占78.95%。在南宁的调查中,对于“快递职业是当今社会中不可或缺的职业”这一问题,44.6%的人表示很同意,43.1%较为同意,2.3%很不同意。在贵阳的调查中,公众认为主要问题是“服务质量有待提高”(38.7%)、“快件投递延误”(29.5%)、“快件破损或遗失”(12.6%),“服务态度差”“价格混乱”也占一部分比重。

  难以融入所在城市是很多“快递小哥”的“痛点”。经济融入有较大阻力,特别是住房问题难以解决。在调查访谈中,48.5%的“快递小哥”感觉自己不属于城市,53.3%感觉只是城市的过客,46.6%感觉在城市中总是低人一等。

  南宁的调查中,问及最需要得到来自哪方面的帮助和改善,77.6%的“快递小哥”表示是“客户的理解”。

  公共事务参与度低是“快递小哥”另一个“痛点”。超时工作背景下,快递员参与各类社会组织或团体的比例都不高。网上活动频率也较低,仅微信群/QQ群每天他们的使用率达到14.8%,其余大多不足5%。经常关注网络热点事件者只有37.8%,半数以上(52.4%)偶尔关注,9.8%从不关注。大多数人对于网络上的热点事件只是阅读(83.6%),只有6.2%会转发并评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杜沂蒙 实习生 杨宝光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思南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