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企业家

马化腾将互联网下半场托咐给这个人

2019-01-28 19:44:44  来源:光明网

  很难想象,为腾讯立下过赫赫战功、并且正在新战场开疆拓土的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历经沧桑、精明世故,而是大男孩般阳光的微笑。

  他身高六尺,四十余岁,身形削瘦。戴黑框眼镜,穿浅色衬衫,平常习惯穿球鞋上班。

  他叫汤道生,腾讯高级副总裁、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就是被马化腾托咐了互联网下半场的这个人。

  刀神不虚

  汤道生一看就像位工程师,但举手投足又有着英伦绅士范。

  曾经有腾讯员工刚巧与他同一电梯,一激动掉了捏在手上的工牌。他弯腰、帮捡起工牌,然后笑着问:“同学,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来腾讯多久了?”

  有时,有员工和他一同过门禁,他会先帮刷门禁,让员工先过去。在外人看来,这位公司领导谦逊得有点不可思议,但于他,这是为人处世的习惯。

  在腾讯内部,大家习惯叫他的英文名DOWSON,而他的下属,更喜欢把他的英文名叫成谐音——刀神,听起来又亲切,又像网络玄幻小说里那种战无不胜的大神。

  事实上,这两种貌似冲突的特性,在汤道生身上却毫无违和地融在了一起。

  他在腾讯,确实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是七零后,出生在香港的黄金年代,性格中继承了香港黄金一代的蓬勃之气 。

  小时候,他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父母经营家庭作坊式塑料加工厂。晚上,孩子们把塑料废物一收拾,打开帆布床就睡,但经常半夜被乱窜的老鼠吵醒。

  但一家人同甘共苦,相互珍惜。

  他自小就读于香港的普通学校,但很快显出学霸气质,一路开挂。

  他于1991年到美国密西根大学修读计算机工程。1994年加入著名的Oracle(甲骨文)软件公司,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1997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硕士。2000年加入Sendmail软件公司,管理研发团队开发大型邮件系统。

  2004年,腾讯上市。2005年,他受斯坦福同学、正在担任腾讯首席战略官的刘炽平引荐,得到了腾讯CTO张志东的认可。刘炽平后来升任为腾讯集团总裁,一直至今。汤道生以架构师的身份加入。他的技术领导力,出乎了马化腾的意料。他领导QQ空间进行攻艰,突破了在线人数无法超过60万的瓶颈,使当季度注册用度超过5000万。

  2012年,面对腾讯自家产品——微信的冲击,他用一切手段使QQ年轻化。结果手机QQ用户直线上升,活跃用户达到7亿,成为腾讯在移动社交时代的基石之一。

  2018年12月,他以腾讯音乐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在美国股市敲钟上市,腾讯音乐市值逾200亿美金。早先,如果没有他在移动时代把音乐业务从困难中扭转大局,就不会有这个数字音乐巨无霸。

  他悄悄扶持的许多东西已经长成大树,开花结实。

  腾讯开放平台已经成为与合作伙伴共享千亿产业的互联网平台。

  腾讯广点通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智能社交广告系统,每年广点通收入达数百亿元。

  而这些,他都先后交给了腾讯其他部门。

  汤道生深藏功与名。

  一些下属有点受不了,为什么好业务常常被剥离出去?他就耐心解释:“这说明我们团队创新孵化能力强。大家一定要看长远。“

  腾讯云,也是从无到有被汤道生所在的QQ团队孵化出来的。这片云,最早是埋在QQ的开放平台的种子,直到养得像姑娘可以出嫁一样,才大白于天下。

  2018年9月30日,马化腾宣布,互联网已进入下半场,腾讯架构调整是为了“扎根消费互联网,进军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离不开云与大数据。腾讯云成了产业互联网的颜值担当,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成立。

  汤道生被选中了。

  而在他手上缔造移动社交辉煌的QQ,所在的社交网络事业群,被拆解、重组到各部门。

  破与立,同一时刻发生在汤道生身上。他说:“我们就像重新创业的团队。”

  偏师造云

  有一些公司,在对外讲业务时喜欢塑造英雄人物。

  那腾讯云呢?汤道生的回答是质朴的:“我不太喜欢去打造所谓的英雄。腾讯云的成长,是一个积累、渐进的过程。许多人都付出了努力,但不是哪个人来决定乾坤的 “。

  这也呼应了腾讯在很长一段时期的发展特点,创新不是靠高人的规划或者振臂一呼,而是靠公司氛围的包容、团队的自我驱动,产品的商业逻辑,自下而上涌现新事物。

  所以,马化腾、张小龙都很喜欢硅谷思想家KK的《失控》。此书刚好可以解释腾讯式的创新现象。

  那腾讯云为什么不是在腾讯的其他平台诞生,而是被QQ所在的社交网络事业群所孵化?

  这和汤道生不设工作边界,鼓励团队自由探索的工作风格直接相关。对创新项目,只要在对的方向上,他就放手让员工去做。他珍惜员工的自我驱动,有时和员工讨论问题,话说重了一些,事后都会去找员工道歉。有时觉得一次不够,还会让秘书再帮道歉一次。

  QQ开放平台,就是在这样的管理氛围下诞生的。它在QQ平台上持续引进其他公司的社交游戏,开放流量,助力行业,建立生态,获得商业转化。成为了3Q大战后,最早实施公司开放战略的先锋。

  生态会自我演化。

  被引入的众多游戏,在腾讯所获颇丰。它有推广需求。而QQ平台巨大的流量,正好需要转化。于是,针对社交网络的智能广告系统——广点通诞生了。现在,腾讯广点通已成了覆盖微信、QQ和腾讯信息流产品的最主要的广告工具。

  当游戏与广告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后,QQ的关系链给了这些第三方,他们乱来怎么办?那就做一套云服务去托管它们。

  于是,2011年,腾讯云诞生了。

  开放平台、广点通、腾讯云,遂成了腾讯社交网络服务B端客户的“三驾马车”。

  但云的投入太大了,服务器太贵了,赢利太难了。这业务值不值得做?腾讯的管理层看法不一致。

  这时,汤道生多年攒下的人品开始大爆发。腾讯技术工程事业群的总裁卢山,安排团队私底下支持他搞研发。

  汤道生把云团队藏在开放平台内,成了不被人重视的“偏师”。

  卖云,真的是一件非常低毛利的生意。一年下来,汤道生一算,云业务都是亏的。这使团队不敢去买服务器的成品,而是直接采购内存与硬盘,然后自己设计、组装。

  腾讯还有很开放的互怼文化,业务团队之间可以互怒,甚至员工也可以怒老板。腾讯云也是被怼的常客。

  这对汤道生来说,是难熬的时光,“我们千万百计省钱,而阿里云已经很高调了,全世界都知道它在做云,许多客户找它”。

  终于苦熬到2013年,腾讯云科技公司正式成立。

  汤道生从谷歌引进了技术管理专家陈磊,但水土不服,又走了。

  那时留下来的,都是跟了汤道生多年的铁杆。现在腾讯云的总裁邱跃鹏,在那时是帮汤道生做运维的业务负责人,现在腾讯云副总裁王慧星,那时是QQ秀的骨干。

  没有资源,前景不明,汤道生有的,就是给他们画饼。这些人就把时间与生命赌上面了。说到这些,汤道生是感慨的,只有靠相互信任,才能走下来;只有靠信念,才敢去闯。

  那时的云团队,是隐忍的,很少向上作汇报,怕讲多了,会被认为不务正业。

  汤道生突围的方法是,不撒胡椒面,闷头憋大招,云服务先从最熟悉的领域做起。

  游戏是特别重云计算的产品,游戏厂家是腾讯开放平台最早的客户。在游戏云这个垂直领域,腾讯迅速超过了阿里。

  音视频方面,腾讯已经有非常好的娱乐生态、直播产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视频云迅速开放给了各大直播平台,成为第二大业务模块。

  阿里云最早是在阿里小贷上跑通云服务的。这对腾讯云也一样重要,微信支付、手Q支付的巨大交易量,打磨了腾讯云的能力。银行等金融机构成为了它的客户。

  2015年,管理层开始对云的重要性有一致意见。这一年,马化腾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没有云,就无法真正“+“各行各业。云变成了责任,腾讯有义务为行业伙伴提供云服务;云变成了生态,在云端共享共赢;云变成了基础设施,是各行各业数字化的水与电。

  云,终于变成马化腾志在必得的战场。

  在2015年的腾讯财报上,第一次提及腾讯云作为腾讯的重点业务之一,录得增长超过100%。

  汤道生觉得腾讯云的春天来了,他在2015年9月的一次峰会上宣布,腾讯要在未来5年投入100亿发展云服务。事后,马化腾问,你说的这个投入,我不知道啊。但他也没有责怪,只是说,“以后提前和我说一声”。汤道生回忆起这个细节,至今都觉得暖心。

  2016年,马化腾参加了腾讯的首届“云+未来峰会”。此后每年,马化腾都出席,在腾讯,只有云业务有这样的待遇。马化腾认为,以后用云量会像用电量一样重要,会成为基本的经济发展水平指标。

  征途坎坷,云图初现。

  汤道生的云团队,终于画饼成真,摸着石头过了河。

  汤道生的总结是,“这些年最重要是,团队没有被外部的浮躁,干扰到做事的信念。“

  万物生长

  自然界的云,化为雨露,滋养万物生长。

  互联网的云,承载万物互联,把数据的孤岛连成大陆与海洋,使旧事物出现新面貌,使新事物不断被创生。

  2016年之后,腾讯云一路狂飚。

  马化腾在当年的云+未来峰会上说,“腾讯不是把云作为独立业务来考虑,而是作为整个平台战略去考虑。”

  与阿里云的先发优势相比,它要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

  腾讯的公司战略,已经从“互联网+”升级为要做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如何当“助手”?马化腾的经典表述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

  整个腾讯开始AI IN ALL(人工智能改变所有产品)。人工智能,已成为云输出服务价值的重要途径。

  汤道生再次发挥了他的学霸本色,驱动团队学习,并且全球招募科学家加入腾讯。

  但他又是务实的,研究人工智能是为了用AI打磨产品,提升用户体验,这也是腾讯的风格。

  微信语音转文字,天天P图,QQ空间直播挂件,已离不开计算机视觉智能技术。

  音乐类产品QQ音乐、全民K歌,实现听歌识曲、人声与背景音分离的效果。这是靠了智能语音识技术。

  内容类产品例如QQ看点,用人工智能进行个性化推荐。

  腾讯在2017年后,形成了AI Lab(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腾讯优图实验室、微信智能语音团队等实验室矩阵。它们的能力,转化为了腾讯云为各行业提供的 25种AI服务。

  其中优图实验室的逆袭,特别离不开汤道生的知人善任与行业洞察。

  腾讯优图实验室原本是很小的研究计算机视觉的团队,差点在2011年的腾讯架构调整中成为孤儿。汤道生做QQ空间很多年,深知照片对用户的价值,他隐隐觉得,这可能会是计算机视觉的重要方向。于是,他把这个团队留了下来,研究人脸识别。现在,优图已成长为腾讯最顶尖的视觉识别团队。

  优图实验室的人脸识别技术,曾在短短半年内,协助福建省公安厅找回124名走失人员。

  除了人工智能,云的生命线是安全技术。腾讯云有全球一流的安全防护体系。腾讯的安全专家,如白帽子黑客,攻破过特斯拉的漏洞。3Q大战后,腾讯就开始成建制的组建安全实验室,现在成了腾讯云可输出的核心能力之一。

  在云上具备了人工智能、安全、大数据处理这些能力后,就可催动万物生长。

  腾讯云在微众银行中积累的技术,包括智能化的移动支付、财富管理和小额贷款,能帮助银行有效管理风险、向用户推荐产品,在金融圈获得了口碑。

  有一次,腾讯云在和友商激烈的角逐后,终于签下了一家银行。等银行方走后,腾讯的员工在会议室集体欢呼,汤道生也走过来,开心地拍拍员工的肩膀,说一声,好样的。至今让参与者不能忘记。

  被科技部列入国家项目的“腾讯觅影”,更是成了“神医助手”, 可通过AI帮助医生进行癌症疾病早筛、早诊和早治,准确率超过90%。它的原理,就是用图像识别、大数据处理、机器学习与医学融合。

  而腾讯与云南省政府合作的“一部手机游云南”,更是有效遏制了宰客、黑导游等顽疾。这个项目,通过腾讯云的能力,打通了旅游政商机构的流程与数据,一件投诉的处理时间从12个工作日提升到7小时,游客投诉流程像电商物流一样方便、透明。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发生在物流行业、工业领域、零售市场、智慧城市、交通领域、政务领域,教育领域、医疗领域、文旅领域。腾讯的云端能力,为它们提升几十倍到几百倍的效率。

  马化腾在2018年9月30日提出了“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但腾讯的业务,早已一头扎进了产业的数字化之中。腾讯云则是冲得最前的排头兵之一。

  而在世界的另一侧,亚马逊的aws云服务成为全球榜首,也助推它成为市值万亿美金的科技公司。疲软很久的微软,也在2018年重回巅峰,靠微软的云服务紧随苹果公司,市值冲到八千多亿美金。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

  隐隐之中,似有风雷激荡。汤道生的感觉是:“我们好像是被大的时代推着走,你不做不行”。

  命中注定

  腾讯是一家有内省精神的公司。也因此,它总能借危机催动进化。

  2011年3Q大战后,马化腾曾邀请一大批外部专家“X光看腾讯”,从而催生了腾讯后来的开放战略,架构调构。腾讯从此格局大开,直至迈入全球前十的互联网公司。

  2018年上半年,腾讯再次遭遇危机。虽然没有像3Q大战那样直接被对手挑战,但股市下行,外部质疑不断,内部情绪波动。

  腾讯核心管理层进入内省模式。有人说,“马化腾的焦虑甚至不亚于3Q大战”。

  一场变革一触即发。

  2018年9月,在香港一家餐厅的包间,从马化腾到刘炽平,腾讯十几位“总办“成员,胳膊挨着胳膊坐下来,所有人的手机都被收走了。这样的安排是罕见的,显然也是有意的。

  重要的问题都在讨论中被摆出,被梳理。

  大家很快达成共识,腾讯的TO B业务(注,针对企业的业务)太分散,重复建设多,内耗严重。汤道生也深有同感,有一次,不同的团队给同一家电信公司卖云端的人脸识别服务,却价格不同,引起电信客户直接向腾讯投诉。·

  于是,一场后来被外界所熟知的变革框架就确定了。任宇昕组建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汤道生组建云与智慧事业群。原来的OMG、SNG、MIG三个部门拆解,偏内容的业务并入PCG,偏TO B的业务并入CSIG,其他业务并入企业发展事业群等部门。

  这次会议上,马化腾的话燃爆全场:“员工要有新的战场,要有能胜利的地方,这是一个基础! ”

  新的战场就是产业互联网。

  马化腾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上,以人大代表身份,分别提了互联网+,数字经济、数字中国、工业互联网等建议案。产业互联网的变革思路,一脉相承,并响应家国经济战略。

  这次会上,汤道生被委以新战场的领军者,但要他放弃多年苦心经营的QQ业务团队。

  那几天,汤道生内心极度纠结。

  能不能不要2B、2C分拆,能不能说服大家?

  他甚至一度花了半小时,在会上介绍两者不分拆的好处。

  但会议的决定是:产业互联网的事是你的了,你去开拓未来20年的战场。

  会后,所有的腾讯高管差不多都在鼓励他。大家都知道这事儿难。张小龙和卢山也当面表态要支持汤道生。他们一位是微信的创始人,一位是工程技术总裁,都是产业互联网重要的合作者。

  所有支持,增加他的信心。但要汤道生马上过了心里的坎,是艰难的。

  毕竟,他和QQ团队同甘共苦了十三年。

  他给自已放了几天假。

  他是一个理性的人,但也难以抑制对QQ时光的怀念。

  QQ最难的时候,是微信快速崛起之时。腾讯的内部竞争公平,但也残酷。许多人说,QQ死定了,做不下去了。但汤道生让QQ活过来了,还活得很好。

  他的做法就是和微信差异化,让QQ年轻化。许多年轻人,为了不让父母看到自已的线上动态,他更愿在QQ活动,而不上微信朋友圈。汤道生把之概括为“场景化的通讯”,并成为战略。

  汤道生还在QQ推广“娱乐化社交”,QQ和威漫英雄联盟等合作,深得年轻人喜欢。 他为了感受年轻人的潮流,一度天天追网红剧《花千骨》。他的办公室里摆放不少和QQ合作的IP,有钢铁侠,也有蜘蛛侠。

  还有,云化的企业服务,更是异军突起

  那五六年,向死而生,成为汤道生的荣光岁月。

  休息了几天后。他觉得还是不舍QQ。于是,他约了马化腾午饭,准备再一诉想法,是不是让他可以在做产业互联网的同时,仍可继续做QQ。

  结果,这场午饭的气场完全不在汤道生的预料与控制内。

  马化腾一坐下来,就开始和他谋划产业互联网的布局,并且越说越兴奋,简直停不下来。“我也听得越来越兴奋。和他不停地讨论下一步的工作。原来要说的话,都觉得不必要说了。”汤道生就这样过了心里的那个坎。

  腾讯的高级顾问、总办成员杨国安教授,解释了新战场主将为什么是汤道生:

  在他的履历中,有很好的TO B经验,在全球顶级的企业软件公司甲骨文干过;

  在管理QQ期间,孵化出了偏企业服务的“三驾马车”,开放平台、广点通广告平台、腾讯云。

  “他是总办成员中最适合去做TO B的。”杨国安说。

  多年前,汤道生播下了腾讯云的种子;多年后,他被云的业务选中,这是不是一次命中注定?

  腾讯的架构调整公布后,汤道生和相伴13年的QQ团队的老兄弟们吃了一次告别餐。一波又一波的人来找他敬酒,回忆那些美好时光。大家唱起了《一起走过的日子》,有的人说着说着就哭了。

  陆军统帅

  汤道生很快进入了新角色。

  架构调整后,他刚好搬了办公室。原来办公室的威漫英雄都撤了,换成了腾讯叮当,一款有屏幕的智能音箱。这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成立后,推出的腾讯首款自研硬件产品。

  这个事业群,整合了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LBS、安全等业务团队,拥有量子实验室、优图实验室、科恩实验室等七大实验室,范围从人工智能、安全领域到前沿科技等。

  见到汤道生时,他穿着衬衫、牛仔裤加球鞋,精神抖擞,“我是这样一个人,只要进入了状态,就很有激情“。

  在这个新部门的业务会议上,他花了很多时间,不停问下属问题。如果下属对业务问题没想透,就很容易被汤道生问住。大家感受到了他的做事风格。他和团队的发条,都被拧上了 。

  汤道生的工作量陡增,“要开好多会议,见好多人,感觉比以前多3倍”。

  CSIG成立后,在汽车行业的布局力度加大,和一些车企巨头谈车联网的合作。最忙的时候,他和马化腾打配合战,“Pony亲自出马去见那些汽车厂商的董事长,我去见汽车厂商的总裁。”

  这对汤道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因为以前他做TO C业务为主,只要自已去体验产品,就可作出业务判断。但TO B业务,他就需要不停地见客户,才能获得客户的信任。

  他把做TO C的感受比喻为空军开飞机,“我们做产品不一定要跟每一个用户交流,你直接使用体验就可以。这就像你在万米高空上,飞几圈,轰炸几个再回,炸弹就覆盖一片。“

  他把企业服务(即TO B),比作陆军打仗,把自已比作陆军将领,摸爬滚打都得会。汤道生对此的理解是,“我们要去见每个客户,去解释你能帮他做什么,走完他的关键决策、角色,让大家认可,才能买你的东西。如果哪些地方出问题,你就要听他吐槽,然后不断改进。“

  真可谓,一入产业深如海。这就是TO B与TO C的巨大差别。

  所以,有人就认为,”腾讯没有TO B基因“。

  汤道生很反对这种说法:“基因论是站不住脚的,最终决胜还是看团队的学习能力。“汤道生举了个例子,十年前,盛大、网易的游戏很成功,大家说腾讯没有做游戏的基因,但今天腾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

  相反,汤道生认为,腾讯做企业服务,有其他人很难具备的优势。例如,腾讯云用小程序,帮企业实现和消费者的互动。又打通企业微信,帮企业做内部的数字化管理。TO C的能力与 TO B相补所长。

  架构调整后,这种能力被进一步强化。

  智慧零售是特别典型的例子。传统零售业在移动互联网的购物时代,受到巨大的转型压力。腾讯智慧零售原本在企业发展事业群,架构调整后,划入了云与智慧事业群。七种工具被有效整合进智慧零售的解决方案,分别是微信公众、微信支付、小程序、腾讯广告营销服务、腾讯云、企业微信、泛娱乐各式IP。

  这方面,腾讯和永辉超市的合作是标杆。例如,小程序支持它用数字化方式,大大提升各门店管理会员的能力。截至去年下半年,永辉生活小程序已落地约800家门店,数字化会员超过850万。而上海永辉门店接入腾讯云优品能力后,会员品类销售额环比大增108%。

  汤道生认为,“这次架构调整。让这些原本零散的优势整合了起来。这样,界面更清晰,有一群人专门为这样的重点行业服务。“

  除了永辉,不少传统零售巨头也加入了合作阵营。

  汤道生对这样的市场很有信心。他也不讳言谈如何看待竞争压力。

  他认为,企业服务的规律是,很难一家独大。目前市场上,阿里云第一,腾讯云第二。有的客户喜欢把云放在阿里,但也有不少客户,更愿意把云服务放到腾讯,例如永辉、物美等零售商,不太愿意把云服务放到自已的竞争对手阿里那儿。

  他认为业务不能被竞争牵着走,要回归到业务本身的价值创造,要履行好社会责任,尤其数据安全的义务。

  “我们会始终保护好用户隐私。从用户的需求点,来考虑提供服务。在服务B端的同时,不让C端成为牺牲品。这是我们一贯之的价值观。”汤道生说。

  谈完了责任,我问汤道生,你在腾讯最荣耀的事是什么?

  我以为他会谈一件特别重大的事。

  他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展示了几天前转发的信息,是人民日报网上的报道,《腾讯获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字技术增强残疾人权能奖》。原来,他社交网络事业群工作时,推动开发了所有产品的无障碍技术,包括QQ、QQ空间、QQ音乐等,长期关注盲人群体对互联网产品的需求。

  “这是我最自豪的。”汤道生指着这条新闻,开怀大笑。(展彦时)

编辑:郝丹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