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班组天地

“上船第一个月数着日子过,第二个月数着小时过,第三个月数着分钟过”

大海就是他们的战场

2019-03-14 17:07:59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大海是什么?有人说那是迷人的世界令人心驰神往,有人说那是无尽的宝藏等待着去探索,但对于烟台北站派出所的民警而言,大海就是他们的战场。

  在烟台北站有一支“铁警海战队”,他们守护着往返于烟台与旅顺的中铁渤海轮渡,这是中国第一条海上运输距离超过百公里的铁路轮渡航线,也是全国唯一一个有乘警护航的铁路轮渡。4名乘警轮岗执乘3条轮渡船,每个轮渡船上配备1名乘警长及3名辅警。在约14小时、82.68海里的航行中,他们负责整条船只的治安管控、消防监督、安检查危和安防巡逻。

  往返14小时:安全最重要

  2月23日20时,在烟台轮渡码头待渡场已有近百辆汽车排队等待上船。虽然已过立春,气温还在零下。海风裹挟着寒冷的水汽直往人领口钻,记者在待渡场站上站了一会儿便觉得寒风已经穿透了羽绒服。此刻,渤海二号乘警长岳军正带领值班民警与轮渡辅警弯着腰挨个检查待渡车辆。

  “您好,二次安检,请您配合。麻烦您打开后备箱,不能携带25度以上的酒。”每次检查,岳军都要反复和司机强调物品安全问题。“今天车已不是最多的了,春节期间,我一个人就查了84辆汽车。”岳军说,那次查完车腰都直不起来了。

  一个多小时后,岳军和同事完成了车辆检查,冻僵了的手好久没缓过劲来。但此刻已到上客时间,来不及喝口热水休息一下,乘警组的人便赶往旅客登船口维持登船秩序,并前往汽车舱与火车舱做最后的安全检查。“从下往上,50节火车皮、70余辆汽车和定员580名旅客,这都要我们警组负责。海上航行往返14小时,安全是最重要的。”

  22时,渤海2号准时起航,警组开始巡视打卡。全船一共有14个卡点,设置在轮渡重要位置,每半小时便要打卡一次以确保船只安全。客舱内外温差大,客舱内热出的汗还未消退,便要走到室外,很容易感冒。

  但对岳军而言,打卡过程中最担心的不是感冒,而是风浪。冬天外甲板上常有雨雪结冰,楼梯湿滑,一不小心便会滚下来。夏天风浪大,一个浪头打过来,人会被猛地摔向栏杆,“我们每个人的腰都被撞伤过,更怕没抓住栏杆而落水。”

  岳军说,船上湿度大,有位辅警患上风湿病,“最后因为上下楼梯腿疼得受不了,才在2018年底下了船。”

  2月24日零时30分,最后一轮客舱巡视结束后,岳军终于可以短暂休息。4时他还要起来继续工作。

  4时30分,渤海2号抵达旅顺港。满眼血丝的岳军维持下船秩序后又巡视了一圈轮渡,此刻时间已近6时30分。“去港口站一下吧!船上静电和噪声污染重,要去接一下地气。”

  执勤三个月:日子太漫长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对于海上航行而言,手机接收不到信号会让漫长的航行变得更为枯燥。烟台北站派出所一位民警介绍,他曾替乘警长在船上值过五天的班,“对于习惯玩手机的年轻人而言,太无聊了,五天都觉得时间长。”

  根据工作安排,乘警上船一般至少待上3个月才能休息1个月,而在休息期间,如果遇上紧急任务,还要回到派出所参与执勤。岳军说,铁路上就没有节假日和休息。

  停靠在旅顺港期间,岳军和警组辅警匆匆吃了两口早餐便抓紧时间补觉了。烟台北站派出所副所长高绪广也曾在船上待过一阵,他说有时都会不吃早饭而去补觉,“昼夜颠倒、作息不稳,一夜执勤后身体和精神总会非常疲惫。”

  休息了1个小时,警组成员又分头前往客舱和待渡场检查人员车辆。10时30分,渤海2号缓缓离开旅顺港,驶向家的方向。

  “虽然我们大多是烟台人,有些人的家离港口也不远,但回家着实不易。”岳军介绍,当轮渡到港,完成下客作业后,上客作业马上就要开始了,中间空余的一两个小时也不方便回家。“哪怕能挤出时间回去,也就只能喝口水,说上几句话。”今年女儿寒假期间正值岳军执勤,整个假期他们也就一起吃过一顿饭。

  船上规定,一个月可以带家属上船团圆一次。刘昌卫的家在威海,平时无法回家,他曾把家人接到烟台来一块搭乘轮渡,但孩子来过一次就再也不愿意来了。“那次正好赶上风浪天气,航行没多久孩子就因为晕船上吐下泄,往返14个小时,孩子就没能起来。”后来,孩子说:“爸爸,这工作能不能不做了,太辛苦了。”说到此,刘昌卫哽咽了许久。

  在船上有一句话:上船第一个月数着日子过,第二个月数着小时过,第三个月数着分钟过。今年30岁的冯宝水在船上工作已有三年,刚上船的时候听前辈说起这句话曾不以为然。“刚得知要上船工作,特别兴奋,每天能看大海啊!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冯宝水回忆自己执勤的第一个月,觉得船上哪里都新鲜,巡视船舱打卡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更喜欢上甲板吹风。但到了第二个月,便觉得日子漫长难熬。第三个月,更是焦躁难耐。“我后来不敢看日历了,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漫长。”

  护航十二年:舍小家为大家

  2008年中铁渤海轮渡正式开航,12年间,岳军陪同轮渡漂浮于茫茫大海之上,守护着旅客与船只的安全。期间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恶劣天气,也处理过许多突发状况。

  2016年的一天,正在查看轮渡监控录像时,他突然发现甲板上有一对情侣正在争吵,直觉告诉他情况不对。他与协警抓紧时间冲向甲板,这时女生已经爬上护栏准备跳海了。“那时候风浪还挺大,我的第一反应是得赶快抱住她。”岳军一个箭步冲上去死死抱住女生。“救下女生后久久才缓过神来,如果当时自己慢了几秒钟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不敢想象。”

  旅客到港后可以回家了,而对执勤人员来说,回家是一种奢求。

  辅警高振雷说,每次他要上船执勤的时候,孩子都会在港口紧紧抱住自己,哭叫着不让自己走。冯宝水说,儿子四岁了,每次回家时,孩子都觉得自己陌生,亲近不起来。

  登船12年间,岳军的每个春节都在船上度过。说起对家人的亏欠,这位年近半百的警长落下了眼泪。岳军的父亲在他年幼时就离世了,是母亲独自把他带大。2015年清明节,岳军的母亲突然因病去世。因为船在海上航行没有信号,家人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妻子只能找到所里请求拨打卫星电话。当船到达旅顺港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时,岳军愣在当场。面对熙熙攘攘的旅客,他只能强忍悲痛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直到这趟航程结束,才匆匆赶回家。

  2月24日17时30分,轮渡驶入烟台港。忙完下客作业,岳军迫不及待地跑下轮渡。原来,妻子与女儿今天来看他了,明天女儿就要返校。一家三口吃了顿饭。22时,岳军又将出发。(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曹玥 通讯员 李润秋 刘鹏飞)

编辑:郝丹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