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班组天地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当女儿第一次穿着红工衣出现在面前,他好像看见年轻时的自己又回来了

2018-10-29 08:01:38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老爸(下图)当了30年石油工人,而女儿(上图)做通讯员,记录着石油人自己的故事。 李天楠 摄

  我的老爸叫温海峰,刚好50岁,是冀东油田陆上作业区采油五区的一名普通工人,今年正好是老爸来到油田的第30个年头。

  1988年,冀东油田成立不久,20岁的老爸还是一个刚刚走出象牙塔的毛头小伙儿,和几个同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这里驻井。

  听老爸说,那时候他们几个人挤在一个破烂的铁皮房子里,日夜守着几口轰鸣的抽油机。出了门就是白茫茫的芦苇地,望都望不到边。他们裹着大棉袄,走过狭窄的黄土路,巡检,量油,取样,每天看着太阳从井场上空冉冉升起,再瞅着月亮爬上树梢。他们经历了夏日的大雨滂沱,又遇到过暴雪的洗礼。他们看着这片荒无人烟之地,慢慢变成了钻机轰鸣的石油基地,而我的老爸也从一个初出茅庐的“白面书生”变成了风里来雨里去的“石油汉子”。

  后来,我爸和我妈领了结婚证,开始了聚少离多的婚后生活。 那时,我妈在老家教书,距我爸有100多公里的路程。我爸一年难得回去一次,回家路上要倒两趟车,折腾5个多小时。电话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只能靠写信联系。

  老爸的字特别好看,一撇一捺都整齐潇洒,他不会什么甜言蜜语,只是在信里一字一句地跟妈妈写写他每天的生活工作。他会跟妈妈讲磕头机是什么样子的,告诉她今天大家又“得手”一口新的油井。一转眼,信就写了一大摞,日子就这样在思念和期盼中溜走了。

  次年夏天,我呱呱坠地。听我妈说,我爸接到电话时,愣愣地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当天夜里就赶回了家,笨手笨脚地抱起了小小的我,笑得特别温柔。可是,那次老爸只在我们身边待了短短5天,就赶回了单位。

  后来,7岁的我终于牵着妈妈的手来到了我爸身边,一家3口住进了油田分给我们的一间56平方米的福利房,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我认识了我爸口中的“磕头机”,看到了他每天带回家的红工衣。老爸依然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工人,但在我的印象里,他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有时生了病,也不愿意开口请假,能撑就撑过去了。对于老爸来说,工作永远是天大的事儿,耽误不得。

  2011年,我大学毕业。我告诉老爸,我想回来,跟他一样做一名石油工人。老爸一口答应。老爸告诉我,当我第一次穿着红工衣出现在他面前,他好像看见年轻时的自己又回来了,同样一脸的稚嫩,却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

  白驹过隙,冀东油田已经成立30年。我的老爸依然量油、巡检、测气,履行着一名石油工人的职责,而我在基层做通讯员,用手里的相机和笔记录着石油人自己的故事。(温雪婷)

编辑:杨晶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