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企业

班组人物

大漠的月光,汽车的车灯,微弱的手电光,记录下了他们劳作的模样

【聚焦·上夜班的人】大漠夜巡人

2020-09-15 10:18:16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者按

  夜班是辛苦的代名词。很少有人喜欢上夜班,但在一些行业、一些岗位,总要有人去上。这些上夜班的人,要经受犯困的磨炼,要习惯生物钟颠倒的考验,要驱赶内心的孤独,更要把安全生产和岗位职责牢记心间,保证生产线平稳运行。而对这些上夜班的人 ,一份香喷喷、热乎乎的夜班饭,可以带去温暖和慰藉;一套集警示教育、故障抽查、跟队监控于一身的“组合拳”,则可以保驾护航。

  大暑过后的几天里,西北油田采油二厂采油管理一区巡井班唐鹏振、杨奎生连续占据微信朋友圈运动排行榜封面。唐鹏振每天走两万多步很正常,只是这几天超乎寻常,有时达到3万多步,怎么回事?

  一天傍晚,当最后一缕夕阳掠过大漠天际,笔者随着唐鹏振和他的搭档杨奎生一起,上了辆五十铃客货两用车,感受了一把石油人夜巡的艰辛。

  不到一个月就穿坏一双工鞋

  “这几天异常井多,需要加密巡井,还有几口重点井需要特别关照,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唐鹏振指着新换的工鞋说,“没办法,不到一个月就穿坏一双,昨天的鞋就掉底子了。”

  采油管理一区有387口油井,唐鹏振所在的五班负责5号线,战线长,井点多且分散,最远的TH10286井、TK752井距离基地30多公里,正常情况下巡一趟井大约200公里,处理异常多的时候会跑上400公里。

  及时发现异常,保证原油生产夜不停歇,是巡线班的职责。一把管钳、一个电流表、一把手电筒、一支笔、一个本子,他们靠着这些家当,检查有没有跑冒滴漏、管线穿孔等现象。

  虽然每个管理区实行信息化管理,井上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员工在监控中心就能实时观察到井上情况,但是摄像头也会发生系统故障。这时,穿梭在油井之间的夜巡队员就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并及时处理。

  “这些故障等到白天再处理,会耽误很多事,如果一口油井偷懒一晚上,就会影响几吨甚至几十吨的产量。”说到夜巡的重要性时,唐鹏振加重了语气。

  “千万不要被绊倒了”

  巡线工作看似简单,每天开着车沿着管线的走向转一转,抄抄数据。其实不然。有些偏远井没有路,车辆根本进不去,只能下车步行到井上查看。

  随着夜幕的降临,月亮慢慢升起来,月光静静地泻在奔驰的汽车上。沙漠一片寂静,仿佛登上了另一个星球。没有华灯,靠着车灯和手电的灯光,循着沙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一个个沙丘,拨开一丛丛红柳,避开一堆骆驼刺,艰难地行进着。唐鹏振不停地叮嘱着:“一定要注意脚下,千万不要被绊倒了。”

  接踵而至的还有蚊子的偷袭。这里的蚊子嗜血如命,叮住就不松口,不一会工夫,脖子上、手上留下许多包,被厚厚工服包裹的肌肤也未能幸免……

  夜巡车穿梭在油井间,从一个井到另一个井。每巡一口井,他们都会围着抽油机,借助手电筒的灯光一遍一遍地观察驴头、曲柄等转动部位,然后仔细听声音,认为一切正常后才放心离开。

  “有情况!”当车行驶到TH10107井附近时,借着月光远远望去,唐鹏振发现抽油机不“磕头”了。

  “电机空转。”杨奎生初步做出判断。

  车刚停稳,他俩箭步奔向抽油机皮带位置,果然是皮带掉了,电机在空转。

  借着车灯和手电,两人默契配合,杨奎生到配电箱那儿关电源,唐鹏振把皮带、扳手、撬杠等准备好。唐鹏振站在上面,松顶丝、挪电机,杨奎生一边打着手电一边把皮带递给他,唐鹏振把皮带挂到大轮上。唐鹏振下到地面,顺手接过手电筒,杨奎生马上把皮带挂在小轮上。然后,他们一起归位电机,再紧顶丝,检查工具和周围情况,最后接通电源。

  他们仅用10分钟就换好了皮带,TH10107井恢复了生产。

  夜巡车继续行进,朝着下一口井驶去。

  保证原油生产夜不停歇

  “油井最怕发生掺稀不稳而导致稠油上返,这就像突发急症的病人,必须快速妥当处理,否则不仅会造成产量损失,还会增加采油成本。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及时发现,及早处理。”唐鹏振说。

  油井稠油上返就是由于掺稀混配不好或掺稀系统故障造成稀油欠注,地层出液多,掺稀少,油压缓慢下降,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把油管堵死,抽油机井抽油杆断脱、抽油机电机烧毁。

  今年3月,他俩刚从家过完春节回来的第二个夜巡,凌晨两点多巡到TH10281井时,发现抽油机运行电流骤然升高,造成抽油机过载保护停机。他们紧急采取措施,先停机断电,然后对生产流程进行了稀油推扫,发现地面管线无异常,加大了掺稀量掺稀后,用间断机抽的方式缓缓将进入油管的稠油置换了出来,抽油机终于恢复正常运行。他俩的工衣和工鞋被原油弄得面目全非,他们全然不顾,一屁股坐在沙丘上,这时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

  唐鹏振还没从那场稠油上返的情绪中走出,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采油管理一区调度传来指令:“TH10114井油压异常,立即查明原因!”

  巡井车急速行驶在茫茫戈壁中,10分钟后,到达TH10114井井场。

  “井口油压33.6兆帕、套压27.8兆帕,太高了,赶快泄压。”他们一边交流一边导通流程,向放喷池泄压。

  原来是地层注气发生了气窜,导致压力异常升高。查明原因后,他们迅速实施掺稀优化措施,油井生产恢复正常,避免了一次躺井发生。

  一切忙停当,已是4时10分。

  15个计转站、70多口油井,这一趟下来,足足跑了10个小时。

  东方欲晓,干完活,收拾停当,唐鹏振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是5时30分了。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风雨无阻。深夜里,月光下,哪里有险情,哪里出现异常,他们就出现在哪里,保证原油生产夜不停歇。(丁玉萍  胡强)

编辑:张秋晨

企业图集

科技创新

行业纵览

安全生产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