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企业

要闻纵览

家在穿越重洋的书信里

2018-12-15 08:58:10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2018年5月,已在孟加拉工作10年的张路给女儿张杉杉写了一封家书。越过重洋,这封信要经历半个多月才能到达女儿所在的城市天津。

  28年前的冬天,也是在蒙哥拉港。

  张路的父亲张金生给家里寄了一封长达5页的书信,详细记录了他在孟加拉的工作、生活情况和所见所闻。

  那一年,时任交通部天津航道局(注:1986年由事业单位改为企业单位,2006年更名为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航局),并一直沿用至今)副局长的张金生和30余名船员,坐在大型耙吸挖泥船里,驶进了孟加拉的河道。中国疏浚企业开启了建设蒙哥拉港的崭新篇章。

  这是张金生第一次走出国门,一待就是30个月。等回到家时,大儿子已经给他生了个孙子,都会叫爷爷了;小儿子张路也来到天航局,成了他的同事。

  人在远洋外,家书抵万金。两封书信,穿过浪涛滚滚的时代大潮,扣响了三代人的心弦。

  30个月,31封家书

  张金生从孟加拉寄回家的31封家书,如今被张路细心地编了号,连同信封一起装进了一个文件袋里。

  有一阵子,只要回国休假,张路就会打开家里的保险柜,拿出文件袋,翻一翻这些书信。由于年代久远、湿气侵蚀,信纸早已泛黄,上面用钢笔写成的字,慢慢散开,晕成一个个黑色的墨圈。

  孟加拉,一个离我们很近却又感觉很遥远的国家。它所在的恒河三角洲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每年从喜马拉雅山流下的雪水,以及由热带风暴带来的充沛雨水,浇灌着这片肥沃的土壤。

  改革开放后,中国企业开始走向海外。1986年,天航局的耙吸挖泥船“津航浚106”第一次走出国门,参与孟加拉的港口建设。

  1990年,张金生来到孟加拉,兼任蒙哥拉港疏浚工程的项目经理。为了这个项目,天航局调遣了“津航浚221”等3艘主力船舶,其中“津航浚219”刚从荷兰交付,便被调遣到蒙哥拉港就地组装。

  当时,在孟加拉的施工环境艰苦而恶劣。他们住的是当地港务部门提供的简陋楼房,常年能吃到的蔬菜只有土豆和洋葱,饮用水要靠专门的补给车运输,停水停电是家常便饭。

  “即便如此,还是比当地居民生活条件要好。那时候还有许多当地人住在茅草屋里。”56岁的刘玉明是天航局环保公司的轮机长,1990年起曾在孟加拉工作过一年半。他说,由于房屋的密闭性不好,人们早晨起来后,会看到满地的蚊虫,有的甚至还爬进人的耳朵里。

  身处异国,思念家乡和亲人自不待言。

  那时,虽然固定电话开始普及,但孟加拉的电话信号时断时续,而且价格昂贵,船舶与陆地项目部之间的联系,仍然以电报为主。按照公司规定,与国内电报交流的只能是公事,如果有要求将电报转给家人的,那必定是出了大事。

  员工只能写信回家。

  如果通过邮政渠道寄回国内,快则一个月,慢则3个月。为了缓解员工的想家之苦,每个月5日,公司工会都会委托到孟加拉出差的同事,去项目驻地代为收集家书,再送往国内分发。若是家属想给在项目部的员工寄信,可以在每个月15日之前把信件送到公司的对外联络处,再统一寄出。

  “一来一回,正好一个月一封。”刘玉明说,那时的通讯条件差,出国后,和家里的联系基本就中断了,因此当第二天要来收书信时,哪怕工作再忙,每个人都会挤出时间,坐到会议桌前,向家人诉说思念。

  在孟加拉的30个月,除了在孙子出生那个月多写了一封信,张金生每月给家里寄一封信,一共是31封。

  家书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写给妻子李世云的,一部分是写给张路的。每次都是李世云看完信后,揭下写给自己的那部分,再给张路看关于他的那部分。

  李世云每个月也会给张金生回信。遗憾的是,这些信全遗失在了孟加拉,早已不见踪影。

  “一切都好,勿要挂念”

  由于工作性质,张金生常年在外奔波,很少着家。

  李世云也是如此。她是新中国第一批“空姐”,从1958年开始,在长达14年的时间里担任周恩来总理专机的工作人员,后来担任了乘务长,不仅陪伴周总理飞遍全国各地,还多次随同他出国访问。直到1972年,她转业到中国远洋上班,才回到天津。

  张路和哥哥是在姥姥的抚养下长大的。父母不在身边,一家人聚少离多,哥俩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独立。上了初中,张路就开始自己做饭了。

  张金生去孟加拉时,23岁的张路已从技校毕业,刚刚进入天航局的测量队,做一些最基础的工作。

  在信中,张金生最常询问的是张路的工作情况,并给他提一些建议。“比如,他会嘱咐我要跟同事处好关系,对工作不要挑肥拣瘦。他知道我脾气急躁,还特意提醒我不要跟人吵架、打架。”回忆起信中的内容,如今已过50岁的张路不禁笑了起来,“在父亲的眼里,儿子好像永远都长不大”。

  不过,随着儿子的年龄增长,张金生也开始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他会在信里问张路:“你妈上回托人给你介绍的女孩子,相处得如何?”

  作为一个从没出过国的年轻人,张路很想听父亲讲讲孟加拉的工作情况。让他纳闷的是,父亲在给他的信中,却很少提及。

  直到2016年,父亲去世,母亲把手中的那部分信件交给张路,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张金生觉得工程上的事情“太糟心了”“不舒坦”“没啥好说的”。他不愿意让儿子担心自己。

  只有在和妻子的书信里,张金生才会偶尔说一两句工作上的烦恼。

  蒙哥拉港位于孟加拉普瑟河和蒙哥拉河交汇处,常年受洪水影响,水流湍急,挖泥区与吹填区距离远,导致回淤量巨大。张金生他们辛辛苦苦挖了5米深的河道,过一个月再去测量,就只剩下3米了。而定好的验收日期又常常被耽误,给项目造成很大损失。

  “张金生那么好的脾气,有一次给逼急了,把挖泥船和两条锚艇调到河道中央,堵住河道,要跟当时的验收方讨一个说法。”刘玉明当时就在现场,他回忆,后来,张金生等人对施工区域进行再次划分,干完一部分就赶紧催着业主验收,一来二去,和业主熟悉后,事情才好办了许多。

  上世纪90年代,受限于交通和项目成本管控,天航局海外工作人员往往一年半才能休假回国。长时间和家人两地分居,单靠文字和照片很难完全寄托思念之情。

  逢年过节,天航局工会都会组织员工家属到公司,挨个录制一段视频,讲述一些家里的近况和对亲人的祝福。最后剪在一起,制成录像带,去海外项目驻地慰问时带去,由项目部组织大家一起观看。

  每当这时,职工们就仿佛是去看一场电影。在大银幕上看到自己的家人时,不少职工都落下泪水。

  “尤其岁数大点儿的职工,上有老下有小,视频里见到亲人,一颗提着的心落了下来,再加上激动,哭得稀里哗啦。”刘玉明说。

  每次录制视频,都是李世云去。录像时,她总会淡淡地告诉张金生:“一切都好,勿要挂念。”

  为了让家属了解职工在海外的情况,项目部也会组织员工拍摄一盒同样的录像带,寄回家里。

  在张路的印象中,父亲是个不善言辞、情感内敛的人。视频里,他总是略显局促,对家人的问候也平平淡淡,简单说几句话,就把镜头推给下一个人。

  “他们互相都不愿意让对方担心自己,因此视频中大多报喜不报忧。”张路说。

1 2 3 4 共4页

编辑:白胜利

高清图片

企业家

品牌产品

劳动保护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